喵呜喵钨

Beautiful tonight

   长久不见雪的霍格沃茨古堡,也下起了雪,白色笼罩的过程凝固了时间,暖橙色灯光和火炉的炙热使得窗内染上了一层水蒸汽,当一堆杂乱的的文件都在整齐按照之前倒序的放在另一边时。

    停下笔的少女一手抓住了宽松的披肩,站在了落地窗的前面。另外一只手将水蒸汽抹开,放进了窗外古堡的雪景。又用手在窗户上写下“Draco”,轻轻抚摩,带着不属于冬日的阳光微笑,可当水滴下来落到指甲时她才发现自己的不正常,慌忙地用两只手将名字糊掉。

     捂着脸质问自己“我怎么会想到那只白鼬!”晃了晃棕色波浪卷发,拍了拍自己的脸。肯定道:“嗯,不会的,我一定是太讨厌他了。”巧合之下,金妮敲了敲门,向门内呼唤:“哦,梅林,天哪,赫敏,你在里面整理文件这么久了,还没有结束吗…”尾音拖的很长,又趴在门缝看了一下,走了进来。赫敏拿着笔的手也没停下,她接着说:“今天又下雪了,我看这圣诞舞会的日子也快到了。”赫敏头也不抬手上动作也没停,漫不经心地回答:“每年都有,我可宁愿待在一个没人注意的小角落。”相反这并没有得到金妮的支持,喋喋不休劝赫敏一起去试礼服,赫敏也只是左耳进,右耳出。可是却听见“德克拉说,那个泥巴种就不会喜欢这种活动也不跳舞,哪会有男人愿意做她的拍档。”正在为整理笔记的鹅毛笔停顿了一下,赫敏合上了书,外套也穿了上来。一旁喋喋不休的金妮也停了下来,笑盈盈钩上了赫敏的手臂弯。

    带着她走出了宿舍,来到了商业街,几乎家家店里都挂着红蓝绿各色的小样,和一棵标准的圣诞树了。金妮和赫敏走进了一家服装店,赫敏只是坐在沙发上,看着金妮试穿一件一件的礼服,任凭她百般劝说也不试一套。出了店,两人以不同的目的暂时分开了,而赫敏走在商业街区,被雪花冻得发红的鼻子发出了抗议,她走到了一家服饰店,看着橱窗里的一套礼服若有所思,又想到了德克拉挑衅的话语,闷着脸进了店,温暖的气氛使赫敏的行为不是那么拘束,她开始环顾四周,对这家服装店开始感兴趣。店员见了她,热情的向她推介了一些时髦又新样款式礼服。红的,太艳;金色,俗气;黑色,太暴露了…

赫敏指尖接触到一件闪亮的礼服,玫红色的轻薄质感夹杂星星一样闪烁的水晶,裙摆随意的散落,纱的质感使得它显得更加仙气,收腰的设计更是显得她身体的曲线。于是,她就挑了这件,回到宿舍还在抱怨自己的以气用事

    就到了圣诞舞会,三大魔法学校合聚一起。一些幸运的少男少女聚在一起的数目成了双数,而一些不幸的只能端着酒杯在那儿与熟人聊天。舞会的人越来越多了,哈利和罗恩一个早就在那里等着了。可是赫敏却迟迟不出现,等到大厅容纳的人差不多时,身着玫红色礼服的少女,抚摸着胸口,想要抑制住心中的紧张,给自己打了个气,从台阶上走下来。一手拎起裙摆,一手搭在楼梯扶手上,缓缓而来。今天的她将头发盘了起来,留下两缕螺旋小发,蔓延到锁骨。这和以往的完美小姐,更多了分娇妍,哈利和罗恩愣住了。被三两个女人围着的德克拉也向她看,眼神中带着多种的情绪,欣喜而热切。

My heart was pounding the whole time. It was the most erotic moment of my life. Up until then, at least. 
当时我的心一直像小鹿乱撞,那应该是我这辈子最性感的一刻了,至少在此之前没有过。

    赫敏也在人群之中看见了德克拉,却装作无所谓。之后陆陆续续有人邀请她跳舞,却一一被婉拒。终于等到了一个人的时候,德克拉向她走去,铂金色的头发出现在了赫敏的眼中,还是改不了那种高傲的姿态。但是优良的家教使他绅士地对赫敏邀请:“亲爱的万事通小姐,今天我会不会有幸作为你第一个舞伴吗?”可是作为完美小姐的赫敏,却是真的不会跳舞。在自尊心的驱使下选择了同意并且将手搭在了他的手掌,走向了舞池。背景音乐也切换成了探戈舞曲,赫敏开始紧张,却装作没问题,可是多次失误使得她露了馅,德克拉也没有想之前那么苛刻,只是告诉她:“步子乱成一团 继续跳就好了。”赫敏抬起头看着他,蓝色和灰色眼眸视线,交织。看出德克拉眼中带着一丝被隐藏的爱意,抓着赫敏的手也是不放。眼看着灰色的眼睛越来越近,赫敏闭上了双眼,一片湿润在头上沾了沾。再睁开眼一曲舞已经结束了,德克拉拉着她离开了大厅,来到了无人的图书馆。

    今晚是圣诞夜,图书馆自然是没人,黑色的气氛带着神秘感,月光照在德克拉的脸上,每个五官都散发着迷人光彩,同样的月光射在赫敏蓝色的眼睛里,投影在灰色的眼睛里的赫敏。她忍受不了这样尴尬的气氛,于是开口:“德克拉,你…”还没出口,就被堵住了嘴,炙热的气息在唇间蔓延。德克拉将赫敏的手放在心口,另一只手支撑着两个人。分开之后,眼里充满了爱慕,她开始小声喘气,小鹿乱撞迫使她大胆的搂上了德克拉的腰。昂起头对他大喊:“德克拉·马尔福先生这是做什么。”“一个实验。”这个回答显然使赫敏很不满意。反问:“什么实验?”“测试你是不是在假装不喜欢我。”赫敏别过脸,降低了声音说:“当然不喜欢!”德克拉挑了挑眉,令赫敏非常不自在。还是对赫敏说:“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说,不喜欢我。”赫敏看着他的眼睛,想说又说不出来,想要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却不能。于是另一只手拉住他的领带,贴上了他的唇,这一举动无声地确定她自己对于德克拉的感情。再次分开,赫敏和德克拉的手就没放开,在书柜与书柜之间,举起另外的手拿书,赫敏如果拿不到,德克拉就伸手帮她拿。书很厚,大到赫敏半个身子趴了上去,两个人静静地呆到了次日清晨,阳光照着牵着的手。

    之前的窗户上写过的“Draco”,印了出来,之后又多了“Hermione”。

 

假如变成了一颗糖被

当你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,只听见用刀划开瓦楞纸盒子的声音。你猜测是拆快递,当你能看见光时却睁不来眼,也丧失了说话的能力。却感受到一阵颠簸,而失去视觉剩下的三感告诉你,你被人拿起来了。
慌乱之中,你似乎听到有人漫不经心说了句“都8012年了,居然还有人送我大白兔糖。”你一听,这,不是杰希卡吗。等等,大白兔奶糖?我不会变成糖了吧?!还没等你反应过来,包裹着你的一层包装纸已经被撕开,你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了杰希卡的眼前。
即使你现在是一颗奶糖,却不争气的红了起来,原本是柠檬牛奶味的棒棒糖一下子有些许的粉红。在暖光的的照耀下,杰希卡似乎也没有发现,直接放在了嘴里。
你立刻感受到了温暖,还很潮湿。你知道自己已经在杰希卡的嘴里了,普通人吃糖会用舌头时不时搅一下,杰希卡也不例外。
温暖柔软的舌头触碰到你,让你觉得非常痒,但却不排斥这种感觉,你微微颤抖起来,变得兴奋起来,然而在分泌唾液和温暖的环境下你逐渐的失去了知觉。你从梦中醒来,坐起身,还能感受到那种感觉,捂住脸。
旁边的男人似乎见你醒了,也坐了起来,双手环住你的腰,关切道:“做噩梦了?”
你没有回答,但是红润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你。你感觉。
到耳朵被轻轻咬了一下,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扑在你的脸上,含糊其词的话带着温湿的气传进了你的耳朵:“你是当真的可爱,我的奶糖小姐”